今曰消息:

《今日影评》忻钰坤:拒绝“精巧”标签 《暴裂无声》将隐喻系统视觉化呈现

2018-04-10 10:21:53   编辑: 大明  来源: 娱乐广播网  

娱乐FM

 

梁植.jpg

  2015年,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导演,用不足200万的资金,把一部农村犯罪题材的电影拍出了不一样的风格。影片问世之后,斩获了众多奖项,观众交口称赞,也收获了一千多万元的票房成绩。时隔三年,《心迷宫》的导演忻钰坤延续了农村题材,推出了号称更烧脑、更烧心的作品《暴裂无声》。

  4月4日,《暴裂无声》登陆全国院线。首日票房超800万,目前累计票房破3000万。该片启用了明星阵容,制作也更为精良,那么,《爆裂无声》是否真的掷地有声,又能否像前作一般再造黑马?《今日影评》特邀《暴裂无声》导演忻钰坤做客节目。对于观众提出叙事冗长、层次感不强的质疑,忻钰坤也在节目中给出了回应。

忻钰坤.jpg

  拒绝“精巧”的标签

  《暴裂无声》更有电影质感

  电影《暴裂无声》的故事聚焦在一个北方的矿业小镇上。凛冬,黑白两道通吃的矿业老板昌万年收买律师徐文杰为其进行伪证处理,当二人在偏僻小镇完成现金交易后,昌万年用弓箭将带着羊群在山里行走的牧羊少年射中,徐文杰将其拖进山洞内,两天后,矿工张保民得知儿子失踪的消息急切赶回家中,三天后,律师徐文杰的女儿也跟着失踪。两起本来毫不相干的失踪案意外地关联到了一起,所有人都脱不了关系。

  的确,在经过了观众和市场对《心迷宫》的检验之后,《暴裂无声》自然而然地承担了更多的观影期待。有不少观众表示,《暴裂无声》在剧作的层次感上有所欠缺,电影前半部分的叙事上较为冗长。

  面对这样的质疑之声,忻钰坤在《今日影评》中也给出了自己的回答。忻钰坤称他本人也听到了很多关于电影《暴裂无声》的评论,诸如电影不如前作精巧等等。忻钰坤表示,大家喜欢《心迷宫》这样精巧的故事,似乎就会给我贴上一个标签。但《暴裂无声》并不在于结构精巧,而是在于观众对于影片的读解,对结尾的认知。影片给了观众很大的遐想和思考空间,因此观众的参与感要远远超过《心迷宫》。“《暴裂无声》更有电影质感。它在电影的本体隐喻系统里,做了非常多的铺垫,这个是在当下还蛮少见的一种表达方式,它很特别,而且对于我自己而言,这个电影的满意度、完成度还是很高的。”

忻钰坤做客《今日影评》.jpg

  羊、羊肉、吃羊肉形成隐喻系统

  食物链顶端嗜血虐杀的视觉呈现

  《暴裂无声》中有大量的关于羊肉的细节,忻钰坤似乎在这部电影中,将羊肉这个符号运用到了极致。比如爆羊肉片的机器、一桌子的羊肉卷、羊的尸体、牧羊,等等。忻钰坤在《今日影评》中表示,他在创作的过程中,把围绕人物的 所有东西都做了一个深入的挖掘。有一场戏,两个人吃一桌子羊肉,忻钰坤认为,这场戏因为发生在西北,所以这样的吃肉的方式其实并不夸张。以及,这场戏能够帮助观众更好地了解姜武所饰演的人物的杀气。“我觉得这可能是最好的一种视听表达的方式了。”

  姜武饰演的昌万年是一个典型的反派人物,忻钰坤认为,作为整个食物链的顶端,昌万年总是会和羊肉、切肉机一起出现。这是对他人物形象塑造的一个很好地铺陈。除了肉,昌万年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喜欢弓箭和狩猎。这和他在商场中的征战、掠夺是一致的,不停地去追逐猎物。弓箭更像是一个特别原始的装备,和昌万年这种嗜血、虐杀的性格是一样的。羊、羊肉、吃羊肉、拱形包间、拱形山洞,形成了一个隐喻系统,在视觉的呈现上又对人物做了一个迈进。

  影片中,丁海的儿子总是戴着一副奥特曼面具,而张保民儿子的失踪也由丁海儿子的手绘一一道出。忻钰坤在《今日影评》中表示,这个孩子的设置有两层含义。首先,在整个戏剧的逻辑里面,丁海和张保民有仇,丁海的儿子有一点失语、失智的状态;第二,这个小镇的孩子们都爱看这个动画片,所以面具很巧妙地跟跟张保民的儿子做了一个连接,很有可能张保民和丁海的儿子是小伙伴,而这个奥特曼面具很有可能就是张保民儿子的,只不过,张保民一次次地和真相擦肩而过,最终也没有得到儿子到底去哪儿了的真相。在观众看来,就会觉得异常错愕。

  作者化电影要做平衡取舍

  青年导演的门槛是第一部长片

  忻钰坤导演的两部长片《心迷宫》和《暴裂无声》都具有非常浓郁的作者化风格。但当作者化风格的电影面临市场的时候,也必须做出一定的平衡的取舍。忻钰坤在《今日影评》中称,《暴裂无声》中有很多动作元素,但这不仅仅是让影片看上去更有商业的卖点,更重要的是提现出视觉冲击,这个动作戏最终也是回归到人物本身的。张保民并不是功夫高手,也不是什么搏击冠军,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好斗的老百姓所以他可能很多的打的方式都不对,都是错的。所以这个动作戏本身也不是套路。

  作为青年导演中的佼佼者,提及青年导演的成长路径、创作环境,他认为,从他自己的经历来讲,必须要感谢整个中国电影市场的繁荣,给了青年电影人很多机会,并不仅仅是导演,很多青年电影人都因此而获益。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电影节平台的应运而生,给了青年电影人很多机会。“我一直有一个观念,就是一个青年导演是否能够成为导演的门槛,就是自己的第一部长片。”从制作层面而言,导演必须要去经历一些苦难,因为在那个过程中,你会不断地问自己你是不是要坚持,正是因为过程艰难无比,才能不断地打磨自己。

  在新时代下,社会各界对于新导演扶持的力度不断攀升,青年导演们较之过去的确也有更多的机遇。但是下一步摆在青年导演面前最大的挑战仍是如何根植现实生活,挖掘好的中国故事,并用多样化的类型电影手段去呈现出来,满足观众更加多元的精神需求。

  据悉,电影文化评论类日播栏目《今日影评》每周一至周五晚22:00档于电影频道播出。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电影娱乐资讯 > 内地电影娱乐新闻 » 《今日影评》忻钰坤:拒绝“精巧”标签 《暴裂无声》将隐喻系统视觉化呈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