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这部剧仅一集就让人丧失生活的信心(图文)

2017-11-14 18:04:40   编辑: 陈晨  来源: 《看电影》  

娱乐FM

 

原标题:这部剧仅一集就让人丧失生活的信心

如今,丧文化如病毒般蔓延全球

只要一部电影、剧集或动画

被贴上“丧”的标签

不仅很容易大火

还总能引起一群人狂欢

前段时间的美国动画《马男波杰克》

日影[濑户内海]、[不求上进的玉子]

都是“丧片”的典型代表

甚至24年前中国首部情景喜剧

《我爱我家》里的“葛优瘫”

都被翻了出来

成了丧文化的标志性符号

英国作为流行文化前沿阵地

在丧文化上也不甘落后誓要引领风潮

去年的迷你剧《伦敦生活》就“丧气十足”

今年Channel 4一部新剧从剧名就已亮瞎双眼

《去他妈的世界》

不过原版英文名

《The End of the F***ing World》

我更愿意翻译为“这个操蛋世界的末日”

如此大逆不道的剧名

可以想见故事有多离经叛道

剧作上,《去他妈的世界》堪称完美。虽然现在只能看到一集,但能立马抓住观众注意力。17岁的男主詹姆斯开场就说,我是精神变态。

这不是夸张,他的确变态:没有幽默感,父亲的笑话从来不能引他发笑;

曾把自己的手放入油锅,只为感觉到些什么;

十五岁就杀掉了邻居家的猫,从此杀生上瘾,越杀越多,打算杀人。

如此人设,很难无趣。照理说这样的男孩应该没人敢接近,但就是这么巧,和他一样奇葩的女孩出现了。女孩名叫艾丽莎,第一次见面她就对詹姆斯说:“我见过你玩滑板,太逊了!”

詹姆斯立刻回敬一句:FUCK OFF!

艾丽莎的妈妈离婚后又再婚,生了对双胞胎;继父在她眼里是个“油腻中年”,时不常对她来个言语或肢体上的性骚扰。

从八岁起艾丽莎就没见过父亲,不合群不安定的性格让她爸爸选择离开;艾丽莎同样不信任合群之人,这无疑是父亲的遗传。

这么一看,詹姆斯和艾丽莎还真是天作之合,他们相爱就是为民除害。

果然,他们在一起了。不过詹姆斯是佯装爱上对方,其实只是把艾丽莎作为下手的对象。

詹姆斯会宰了艾丽莎吗?

饰演詹姆斯和艾丽莎的男女主都是英国当红90后鲜肉(现在90后应该不敢叫自己鲜肉了)。

小伙子埃里克斯·劳瑟我们应该比较面熟,《黑镜》第三季第三集在屋里打手枪被录像的男孩就是他,那简直是每个宅男的梦魇。

▲没错就是他

劳瑟还在本尼主演的[模仿游戏]中饰演过年轻时的阿兰·图灵,演技惊艳。

女孩杰西卡·巴登虽然脸圆得像用圆规画出来、雀斑多得让人得密恐,但看着却很舒服。

她曾饰演过[龙虾]里流鼻血的女人,那叫一个美啊!

劳瑟巴登两人搭配,颇有些金童玉女的感觉,惹人怜爱。

他们身上好像天生有种丧丧的感觉,一下便能戳中你我的内心。

有人说,丧文化是年轻人对这个世界的温和反抗,这有一定道理。在如今全球经济疲软、阶层凝固板结、上升通道堵塞不畅的大环境下,追求“大人生”不可得,“小确幸”趁机大行其道。

对某些人来说钱多得已经八辈子都花不完,而更多人则还在为下个月的房贷愁眉不展。

既然实现宏图伟业不属于我们这些普通人,那为何不在微小而确定的幸福中“丧气且温暖”地活着呢?

▲[不求上进的玉子]

所以,《去他妈的世界》里,两个丧到家的年轻人决定像[雌雄大盗]中的邦妮和克莱德,来一场说走就走的“亡命远行”。

▲[雌雄大盗]

这种对抗全世界的姿态,正是对既有规则的反叛、对人性虚伪的揭穿。

▲现代社会只有钱能带给人安全感

所谓“得到的都是侥幸,失去的才是人生”。如果将“丧”的心态作为一种自我保护,以自我矮化的方式拉低期望、舒缓压力,倒不妨偶尔“丧”那么一下。

毕竟成功是偶然,失败是必然。倘若失败了,我们才不至于真的绝望。

可要是大力提倡这种以“丧”来温和对抗世界的方式,则无疑是不明智的。遥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靡西方世界的嬉皮士运动,同样是年轻人的反叛,但比“丧”要激进得多。

▲[阿甘正传]里的嬉皮士珍妮

他们生在一个大时代,越战泥潭、保守主义崩塌、黑人民权运动、女权运动兴起,所以他们知道自己旗帜鲜明地反对什么,主流价值观成了他们最好的靶子。他们憧憬乌托邦,即使不切实际,但那理想主义的热情仍能感染每一个人。

而丧文化呢?面对现实的种种复杂和困难,“丧”的态度是妥协,是屈从,是自我矮化乃至自我阉割,看似不争不抢不嗔不怨超脱凡尘俗事,却只是阿Q般的精神胜利。

现在年轻人选择的标靶,大多是“熊孩子、油腻叔、坏老人”这些不痛不痒鸡毛蒜皮的鸟事。同样是FUCK全世界,和嬉皮士比完全是两个档次,而他们痛恨的那些不公平不合理却没有任何改变。

▲骂一句“油腻”又能怎样呢?这种争论的虚妄实在可笑

他们表面是在“温和反抗世界”,实则只愿蜷缩在“丧文化”的龟壳中享受着小确幸,不愿真正去改变这个世界一分一毫。

所以“丧”真的是一种反抗?姜君以为,倒不如说它是一种被表演出来的反叛。

具体到这部《去他妈的世界》

正如这“怼天怼地”的剧名

反叛只表现在表面

它的确能让我们不带脑子看得很爽,但稍一细想就处处槽点:女主指着一个老太婆说她可能是间谍可能堕胎15次所以她最酷,恕我不能理解这神奇的脑回路,难不成最酷的人都住在红灯区?

这种简单粗暴的划分方式,直接把那些努力将生活过得精彩的普通人归为“没真正活过”的一类,是不是太幼稚了?

还有,先不说男女主俩怪鸡能走到一起这概率得有多低;两个人明明享受着爱情滋润,背景音乐却放着“爱情不属于我们长得丑陋的人”……看来你们是真的不懂单身的滋味啊!

▲看来我们对丑陋的定义不同

而最后他们为了驾车离去,男主一拳挥向了自己的父亲。他的爸爸有什么错呢?只是因从小到大讲笑话都没逗笑过男主?这也成了一种罪过?

所以,喜欢“丧气生活”的年轻人,到头来伤害的还是身边亲人,就像玉子的“不求上进”,最后还是要“被啃老”的父亲买单。

警惕偶尔的“丧”滑向矫情癌泛滥的自我沉醉,是我们每个人都该思考的。

▲葛优在《我爱我家》里饰演的纪春生在当年可是个典型的丧代表

姜君觉得,当下的年轻人不应该用“丧文化”来为自己面对现实的无能遮羞。与其缩手缩脚,只敢朝空气挥舞拳头、只会用键盘群嘲保温杯和油腻,为何不冲破“丧文化”的龟壳、站起来去勇敢搏斗?

正如俄裔美国女哲学家安·兰德所说:

“你不能把这个世界,让给你所鄙视的人。”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滚动新闻 » 这部剧仅一集就让人丧失生活的信心(图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