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宋欣颖,你对自己诚实了吗?(图文)

2018-01-28 16:22:24   编辑: 陈晨  来源: 娱乐广播网  

娱乐FM

 

  1975年四月五日,先总统蒋公挂掉那天,林淑琪出生了。老家在六龟的爸爸,跟老家在花莲的妈妈,带着她搬到新庄幸福路落地生根。她往黑臭的幸福大排丢纸飞机,在学校练习「说狗蚁(国语)」,和死党在屋顶鸽舍演科学小飞侠。她认真考上第一志愿,认真当上报社编辑,认真赚钱存钱,认真去了美国,认真嫁了金髮王子,然后在某天回到幸福路老家,带着肚子裡的宝宝,以及婚姻可能破裂的迷惘。

  


  记性很好的树洞

  宋欣颖谈起写下故事的初衷,「在美国上剧本课的时候,老师说你不要讲虚构的东西,要讲自己的东西。我觉得小琪的故事也是我的心路歷程,也是很多人的心路歷程。你去了世界上很多国家以后,会发现你最看不起的那个地方,才是你最舒适的地方,你想要回去,可是,好像应该要达到某个人生成就才有脸回去,我找到我想讲的是这个情怀。」

  每个人似乎都能在小琪和她身边亲友身上,看见一小部分的自己,或我们以为已经遗忘的某个人,某件事。宋欣颖就像一个吸纳记忆的树洞,「我记得很多生命裡头的细节,可能在日本生活过,受到森田芳光一些日本导演的影响,对那种用细节堆积情感的创作方式很着迷。我觉得台湾人比较没有自信,或是教育过程中并不会让你想去肯定自己,也不太在意周围的环境。所以很多人容易忘记,很多事情就不够深刻。」记性好的她,把台湾近四十年来的社会大事与发展脉络,绵密地织进剧本裡,唤醒集体记忆的同时,听故事的人们也会感受到某种被理解、被接住的集体疗癒。

  


  拿的起,放的下

  「我在高一之前,都认为这辈子可能当医生。结果莫名其妙进了台大政治系,念得很痛苦,全班46个人,我是倒数第叁名毕业的。以为上大学会解脱,其实没有。毕业后有嚮往的工作,可是好像也没有想像中满足。」

  直到叁十岁后,她存了一笔钱,勇敢踏入日本和美国的电影学校,宋欣颖才意识到「幸福」的根源来自于对自己诚实,「我身旁有些朋友,看起来根本人生胜利组,可是还是会觉得这不是想要的幸福。你的那个不满意到底是因为别人的期待,还是你真的觉得没有达到你要的?你心裡想要的东西是什么,你一定知道,然后你要诚实地去面对,然后要拿得起放得下。」

  拿起对电影的渴望,再多辛酸血泪都能放下。儘管过程再惨烈,只要看见映后观众的眼泪就觉得值得了一切。「一定会有后悔啊,挑那么难的,还一直往下做,做到快累死。可是我有一种偏执,我相信我可以完成,相信做完一定可以感动很多人,就勇往直前地衝了。」绕了一圈,塬来宋欣颖早就走上了自己的幸福路。

  《幸福路上》1/5上映 1/5上映 1/5上映

  【同场加映Q&A】

  M.C.:台湾好久没人敢挑战拍塬创动画长片了,你有后悔过做这个决定吗?

  宋:其实太多前辈做过动画、投资过动画,他们都劝我不要做动画。以台湾的环境,塬创动画是做不起来的,或是做起来以后观众反应不好,你不要去冒这个险。曾经有一度坐在咖啡店我就掉下眼泪,觉得人生被卡住了,被这个案子卡住了,我得到那么多奖、得到金马百万创投、得到辅导金、得到桂纶镁首肯配音,但我还是找不到钱。一路走来,我觉得我先生的支持是非常的大的,他都会跟我说你是世界上最有天分的人,所以不用担心。不管那个是真的还是假的,心裡都是很稳定的,我就是要把它做出来。不管最后赔钱赚钱,我希望可以产生一些意义,比如说台湾都是失败主义、台湾动画做不起来、台湾电影不好看,我想试试可不可以打破这一个说法。

  M.C.:想要打破既定观念,也包含你是女性导演这环吗?

  宋:我在日本认识一个老导演,他说你结婚了就要做妈妈,最好不要当导演,女生很难当好导演,不是因为你没有天份,而是因为有家庭要顾,有小孩的话更难。台湾社会也很多人这样想,对女孩子的期待跟对男生是不一样的。我觉得在片场的女孩子要当导演非常不容易,因为那是一个非常男性化的环境,外型上他就觉得可以把你踩过去,何况我又矮、讲话比较温柔。我在美国遇过一个女摄影师,长得也很矮小,她绝对不笑,她说「Never smile」,她每天去健身练出肌肉,就是不让男人轻易把她踩过去。我也曾经被副总裁亲自面试过,职称是「剪接指导」,但进製作组后他们要我负责接电话、泡咖啡、管器材。美国会有 white boys club,台湾虽然製作环境比较艰难,但也才让我这样的女生有机会吧!

  M.C.:电影中回溯了许多政治事件,这和你念政治系出身有关吗?

  宋:我觉得不是欸,政治系对我的好处只有它不像法律系、经济系课那么重,给我很大的空间去做别的事情、看很多电影、参加很多社团、参与很多活动。你刚刚讲到的元素,我觉得政治只是其中一部分,其实更多的是共同记忆,因为我写小琪的故事,成长过程中大家最记得的、通常都是总统大选,所以会想去讲那个气氛底下,小人物们在干嘛。我唸高中的时候,总统府外面一天到晚在抗议,我也不知道在抗议什么,对我来说那是一个青春奔放的年代,好像世界正要改变,但那些事件是什么,我其实不知道,也是为了完整小琪的故事才去了解。我觉得要对林淑琪个人产生一些影响,我才会把它写进去。

  M.C.:你觉得小琪的故事,跟一些主打「怀旧情怀」的故事有什么不同?

  宋:站在我的立场,我觉得最终还是要有一个好的故事。讲很多歷史记忆或什么,那个不应该是出发点。感人的故事应该是要去照顾到亲情友情爱情这些情感面,才可以打中人,应该要先从那个出发才是最根本的。我现在也不是很有把握,动画还是一个门槛,很多人会觉得动画是给小孩看的,可是《幸福路上》是给大人看的。有时候觉得台湾其实是个很 fair 的市场,什么明星、导演、得奖都没有用,可能还是要靠口碑吧!
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女性 » 宋欣颖,你对自己诚实了吗?(图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