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专访舒淇:人生很辛苦,活著是一種修行!(图文)

2018-02-13 11:18:40   编辑: 李芸  来源: 娱乐广播网  

娱乐FM

 

201802122225324114.jpg

  那种控制细微到,脸上一块小的肌肉的牵动。「你把手举那么高,你就很突兀,这可能就叫搞笑。而喜剧是很小的一种变化。」比如《健忘村》,「你在悲情当中,却要讲一个让人家觉得很好笑的事情。你是很难过的,可是你的表情又要很投入在那一个当下,这情绪会摩擦,会分裂,你要在同一秒鐘裡同时拥有这些东西。」

  她也记得拍《西游降魔篇》时,被周星驰「折磨」。「他的点很难抓,喜剧是你永远比人家快一秒笑,早一秒收,那一秒是很难拿捏的。你还要知道观众在这个点笑完的时候你再继续演下去。」

  最喜欢的是哭戏,「当演员最好的就是,当你想爆发的时候,你有一个方法,你有一个发洩的管道。尤其是当我拍哭戏的时候,我会觉得这个世界要崩塌了。」

  舒淇进入哭的情绪非常快,「我照着角色的感觉去走,在每一个人的设定当中,只要他会悲伤,他一定有一个悲伤的路径。你要去代入(角色的立场),比如说我家的狗狗死了,那不行的。因为流泪的方式不一样,有时候你真的遇到很大的悲痛的时候,你不一定会用'哇'的方式去演出来。」

  有演员请教她,怎么能很快地落泪。「我说其实你们不要把流眼泪放得那么重,不要去想我要流眼泪,这样很容易跑偏,因为你根本没有在戏裡头。一个演员、一部电影最大的魅力在于你不哭,但是观众哭了。」

  总结下来,舒淇的秘诀只有两个字:投入。「你只要投入了,你只要觉得戏裡那个人就是你,你就会是那个人了。」

  这大约也是轻盈的特质带给她的,她的表演并不是刻意的、做作的。她只要真的东西。她说自己拍戏的时候会刻意避免看电影,怕自己被某种表演的模式影响。她笃信只要自己是那个人,那她的表演就会是对的。

  到现在,舒淇还记得,刚入行的时候,自己不懂演戏,有前辈指点她,你就去看人好了。于是有一阵子,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,总是蹲在酒吧街的路边,她看见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去去,痴男怨女络绎不绝。「你看到一个人走在路上,你可以分清楚他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」,人间真是精彩,演戏真是好玩,于是她用一颗真心投入其中,「 你的磁场会吸引到那一个角色的磁场进来的。」

  这样的游戏,怎么会令人厌倦?

  Q:这个时代对演员的要求,相比你刚入行时有变化吗?

  舒淇:现在的年轻人,他们的江山爸爸妈妈帮他们打了一半下来,他们至少不会为没有房子住或是房租伤脑筋,应该会住在爸爸妈妈家,所以会有啃老族的出现。但我们以前不是,小时候我必须跟我爸爸妈妈他们一样,要租房子,妈妈要算这个月钱没有了怎么办。我经歷过这个年代,很多现在的演员,可能没有我们以前那么多的经歷,对演戏来讲,可能就会差一点点。

  Q:《上海堡垒》刚杀青完,在戏中你和鹿晗合作,与年轻演员合作的感觉是什么?

  舒淇:他、艺兴,我都合作过。我觉得他们都是很努力很努力的艺人,对他们这个年代来讲是特别努力的,你想想在韩国做练习生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。譬如说,艺兴跟我讲,他练一个动脖子的动作,往前点头一个月,往后点头一个月,往左往右又再一个月,然后才可以,我说哇,好辛苦。每一个年代有不一样的体会和辛苦,不管他们对演员这个行业是因为什么而进来的,至少他们有投入百分百的努力。

  Q:你会有感觉到因此带来的行业的变化吗?

  舒淇:当然了,每一代都这样子慢慢地出来。

  Q:它会对你的工作有影响吗?你会有焦灼感吗?

  舒淇:没有,因为我就是一个漂泊的人。我从台湾漂到香港,再从香港漂到来内地,就到处漂。对我来讲,环境的变化并没有造成我的不适应,因为我一直都在海上漂。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明星娱乐资讯 > 华语明星娱乐新闻 » 专访舒淇:人生很辛苦,活著是一種修行!(图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