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关翔宇:为了寻找你 我搬进了鸟的眼睛

2020-05-22 12:27:16   编辑: BJ-L057  来源: 北京青年报  

娱乐广播网

 

来源标题:为了寻找你 我搬进了鸟的眼睛

5月8日,“青睐”云课堂第15期邀请到观鸟专家、职业鸟导关翔宇。很多读者对他的职业感到好奇:到底是做什么的?关翔宇一开堂便告知大家:我最主要的工作是带人去野外观看野生鸟类,同时也做鸟类调查工作,业余写科普文章。他有一个个人公众号名为“观翔羽”,和自己的名字关翔宇如此贴合,不由得使人产生此小伙仿佛为观鸟而生的脑补想象。

云课堂中,关老师和“青睐”会员们分享了自己的十年观鸟路、为何要观鸟、观鸟路上的种种趣闻,趣味横生。大自然的生机勃勃,众多闻所未闻的奇异鸟类,包括课堂上欢乐的“猜猜我在哪”互动环节,让“青睐”会员们课后给出这样的评价:太精彩了,给这一次云课堂打120分!

大学选修课带他进入观鸟世界

关翔宇从小就喜欢动物,他的观鸟旅程始于2009年10月,大二那一年,他选修了北师大赵欣如老师开设的“中国观鸟”课。当时他的心中充满好奇:从小生活在北京,满打满算只见过乌鸦、喜鹊、麻雀、鸽子等有数的几种鸟,鸟在哪里?去哪里观鸟?北京、中国鸟多吗?

带着疑问上过几次选修课后,关翔宇便喊上妈妈去红桥市场买了望远镜,加上之前买的《中国鸟类图鉴》和赵老师课上领的观鸟记录本,关翔宇正式跳入“观鸟坑”。

赵欣如老师的中国观鸟课有一堂课上到了圆明园公园。刚进圆明园南门不远有一片小池塘,在那儿关翔宇发现了一只普通翠鸟,让他陡起惊奇之心,“因为之前我一直以为它只生活在南方,没想到在北京也有它的分布。”关翔宇先用双筒望远镜反复观看,但看不清楚,只感觉是很小的一只鸟。但当他用赵老师的单筒望远镜再看时,“感觉好惊艳,没想到这么漂亮的鸟就生活在我身边!”

喜欢一件事情,每个人有不同的理解。关翔宇也对自己喜欢观鸟的行为做了总结。首先因为鸟的颜值高,行为有趣,这对关翔宇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点。他觉得在野外可以看到鸟类如何取食、繁殖、躲避天敌等等诸多有意思的行为,与到博物馆里看鸟类标本、去动物园看人工饲养的动物有本质上的不同。

寻找鸟类是在后期观鸟过程中让关翔宇更加喜欢观鸟的一个原因,“因为这一阶段需要更多去了解鸟的习性,而找鸟的过程像破案一样,充满悬疑性。”

另外,观鸟团体人与人之间的良好氛围也是重要原因,关翔宇说:“从我观鸟到现在,大家一直有分享的乐趣,一起分享,一起寻找。在集合出发的旅行中,我不仅观察到当地的野生动物,也看到壮丽的风景,见识到很多有趣的人,经历了很多有意思的事,这其中的乐趣太多了。”

关翔宇曾经非常认真地想过一个问题:观鸟带给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在不断地观察、记录、查询的过程中,他渐渐总结出认鸟不能死认的道理。因为鸟类会随着性别不同,年龄不同,甚至同一只鸟在不同季节,都有可能会有羽色、甚至体型(翼指、尾形等)的变化。除了鸟类主观上是会变化的,客观上也会随着我们的观察角度以及观察光线的不同而有所变化。

关翔宇说,刚开始出门看鸟,看到一些没见过的鸟会很激动,感慨运气真好。慢慢地会发现,多数鸟类的出现还是有规律的,它们有着各自偏好的生境和活动规律。2010年秋季后,看到鸟时,关翔宇会更多想想为什么这里有或者没有它,而不是运气好或者不好。

不论是平日带人观鸟,还是接触的一些观鸟比赛,关翔宇都遇到过如何确认一只鸟的事情。他逐渐总结出,在判断鸟类身份时,正确的思索过程应该是:我如何证明我看的是这个鸟,而不是你怎么证明我看的不是。

所以观鸟使他养成了记录、描述、问答、探讨、思辨等诸多习惯,也让他学会了谨慎和存疑。对于不确定的鸟不随意做出判断,同理而言,对于不确定的事也不要妄下断言。观鸟多年后,组织活动或者带活动时,他会考虑得更加周到,提升了做事的严谨性,他觉得这是观鸟给他带来的最大影响。

胡兀鹫最喜欢吃骨头

在六张精致的照片中,关老师先带大家领略了六种鸟的风采。

率先登台的是大家熟知的鸳鸯。在古文中鸳为雄鸟,鸯为雌鸟,雄鸟艳丽,雌鸟偏灰。雄性一身艳丽羽色主要用于在繁殖前期吸引异性,雌鸟羽色黯淡,主要负责孵化工作,比较低调的颜色有利于自我保护。这些也是大家较为了解的基本知识。但关翔宇老师接着说:“鸳鸯实际上是一种鸭子,一种长相好看的鸭子。”美丽的爱情伴侣是长相好看的鸭子,这实在是跌了不少鸟类知识小白的眼镜。

紧接着,两只颜色乌黑、形似家鸡的鸟儿上台,关老师说它的名字叫做黑心鸡,是野鸡的一种,主要分布在我国西北和东北地区,分布狭窄,数量也比较少。多数季节它们藏于白桦林、灌木丛中,不易被发现。但每年4月底5月初时黑心鸡雄鸟会从树林中走出来,尤其乐意在清晨时分,寻找开阔草地进行打斗,主要目的也是为了吸引异性。当地人把黑心鸡雄鸟晨起打架的地方叫做斗鸡场。

黑心鸡在非繁殖季节比较怕人。而在繁殖季节,如果不过多惊扰它们,观鸟时可以开车离道,不下车,在十几米甚至更近的距离观察拍摄。关翔宇的这张黑心鸡打斗照是在内蒙古草原上拍摄到的。

第三张是一只正在树上啄木的啄木鸟。关老师介绍,啄木鸟的种类很多,而大斑啄木鸟是我国也是北京分布最广、最常见的一种,也许我们在家门口就曾看到过它的身影。

第四张,是一只翱翔在天空中的鹰。“鹰是民间俗称,种类也很多,观鸟爱好者更习惯将它们统称为猛禽。日行性的猛禽主要分成两个目,即鹰形目和隼形目。”关老师给大家看的是一只胡兀鹫,是猛禽的一种,“胡兀鹫和我们通常所知的兀鹫食性略有不同,兀鹫是食腐的,而胡兀鹫更喜欢吃骨头。这是非常强的本领,因为吃骨头需要极强大的胃。而胡兀鹫在遇到大块骨头无法顺利吃食时,它还会想办法将其砸开。”关翔宇讲述,胡兀鹫的办法是飞到高空,寻找地面上的石头,然后对准石头把骨头扔下去。“可以想象一下,其实这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,风、高度、落点都需要准确掌握。”我脑补了一下画面,感到胡兀鹫吃口东西实在是不容易。

第五张是一只鹗,这也是一种猛禽,且是真正意义上以鱼为食的猛禽。鹗在飞行时双翅伸展,姿态潇洒,观鸟爱好者说鹗从远处飞来时很像麦当劳的广告,因为它的翅膀张开像一个大大的M。

接下来的一只颜值最高,其羽色之丰令人炫目。关翔宇介绍,这是雀形目中的一种,名叫仙八色鸫。“世界上共有一万多种鸟类,中国大约有1450种,其中雀形目一个目占了一多半。雀形目中很多鸟的鸣唱都非常好听,长相也非常好看,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八色鸫。八色鸫是一个统称,多用于形容此种鸟羽色丰富。仙八色鸫身体颜色确实为8种,但很多其他种类的八色鸫有的羽色多于8种,也有的不及8种。”

求之不得与偶遇的惊喜

十年间发生过很多趣事,有些和鸟有关,有些是观鸟的路上和人有关,但终归这些有趣的故事发生在关翔宇与鸟友们追寻鸟类的路途上。

2018年冬季,关翔宇去西藏墨脱观鸟。墨脱是中国最后一个通车的县城,当时路况不好,常遇到修路,再加上天气原因,关翔宇原定在墨脱三天时间,进入时即被告知,再出来可能要一周左右。他和伙伴们商量后,决定放弃计划中的另外三个鸟点,深入探访雨林丰沛的神秘墨脱。

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一种名叫鹂币鸟的小鸟,体长只有10厘米左右,喜欢在树上爬来爬去,在我国分布狭窄,数量不多。关翔宇一行在有鹂币鸟出没的地方寻觅了6天,始终也未与其谋面。最后一天下午,一行人将要出山,心里不免存有遗憾,大家想的都是,那就留给下次,留一个再来墨脱的理由。转过一个山角,他们突然遇到一波鸟浪(即多种鸟类混合在一起活动),就在这一群鸟浪中,他们看到了几天来最想看的鹂币鸟。激动的关翔宇忘情观看,甚至未来得及举起相机拍照。

有最后一刻看到的鸟,也有到最后一刻也看不到的鸟。曾经有5年,关翔宇每年寒假专门去云南寻找长尾阔嘴鸟。五年中,总是不断地因为各种原因错过,而最令他遗憾的一次是一天中的两次错过。

在云南百花岭,那是我国一个著名的观鸟胜地。百花岭有两条观鸟路线,A线和B线。中午,一位拍鸟但还不太会识别鸟的老师来找关翔宇,请他帮助看看上午拍到的一只特别好看的小绿鸟。关翔宇一看,正是他最想找的长尾阔嘴鸟!他马上询问看到此鸟的具体路线和地点,一听正是他下午要去的A线。下午直到晚上,关翔宇仍然没有看到满心期待的长尾阔嘴鸟。

心情郁闷的关翔宇回到宾馆,又遇到那位老师,他对关翔宇说:“小关,我下午又看见你上午说的那种鸟啦!”我仿佛看到关翔宇受到了万点暴击。一天两次意外错过,实在是万分遗憾,而这种事情,在那五年里发生过多次,最近的一次长尾阔嘴鸟距离关翔宇只有百米,他远远地听到它的叫声,飞奔过去,却只看到它飞走的背影。

观鸟有很多以上求而不得的遗憾,也有不少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惊喜,对关翔宇来说,在野外与鸟的偶遇,是最大的向往。去看鸟,永远未知在前方的路上。

冬天去东北观摩猫头鹰,是观鸟团的常规项目,运气好的话,一次能看到六七种大大小小的鸮类。其中最小也最难见的是鬼鸮,难见到什么程度?当地向导每天带人去看鸟,一年大概也只有一两次见到它的机会。

关翔宇有一次率队到海拉尔附近,在一片树林里,他发现这里的树树围都较小,树与树的间隔也比较窄,他知道这是适合小型猫头鹰生活的环境。当时林子里雪很厚,关翔宇走在第一位,走了一会儿略觉体力不支,便在地上做一个记号,然后告诉后边的鸟友向左方转去绕一圈,他则绕回到大路上。

一行七八位鸟友陆续回到路上和关翔宇会合后,他们发现不见一位大长腿老师的身影。伙伴们担心他迷失在森林里,便在路上喊他出来。大概过了5分钟,就见这位老师从林子里冲撞而出,告诉大家他看到了鬼鸮。大家都不信,他掏出相机以拍到的照片证实,又带大家快速回到他拍摄鬼鸮的地方,果然一只鬼鸮正闭着眼蹲在树上,正是关翔宇当时体力不支做记号的地方。

猫头鹰的中文名字是仓鸮,很多人很喜欢它,觉得它又萌又好看。仓鸮和草鸮民间俗称是猴面鹰,因为面部有一个桃心状,特别像猴子。仓鸮是一种远观更易留下美好观感的鸟,这一点是关翔宇在西双版纳观鸟后的一个晚上总结的经验。他回忆:“当时天已黑,街上空旷无人,晚上9点多和同伴拍完鸟回宾馆,在转过一个弯的时候,一只仓鸮悄无声息地从我的眼前飞了过去。”关翔宇说:“幸亏我知道那是一只仓鸮,不然的话,一只长着一张白脸、忽忽悠悠、无声无息地飞过的东西肯定会把我吓一跳。”

嘴角沾泥的红颈滨鹬

关翔宇平时也做鸟类调查工作,所以对鸟类的各种知识、政策都有深入了解。他介绍,被划分为濒危等级的鸟类,根据数量、保护现状分成不同保护级别。在野外可以观测到的最濒危等级叫做极度濒危,说明这种鸟类的数量极为狭窄,如果不受保护很容易走到灭绝地步,可以说距离野外灭绝只有一步之遥;它的上一级就是野外灭绝。

有一类长相独特、名叫勺嘴鹬的小型水鸟,它的嘴形状特殊,像一把汤勺,觅食方式也与其他鹬类不同,采取扫荡式觅食。它的数量很少,据统计只有200左右的繁殖对,全世界野外数量只有600只左右。勺嘴鹬迁徙时会经过我国东部地区,《北京鸟类名目》里记载有人在通县(今通州)记录到勺嘴鹬,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。这样一种濒危的鸟类,如果在北京出现,不啻为京城鸟界的一个大新闻。

北大附中的一位学生就制造了这样一个鸟界大新闻。他在野鸭湖拍摄到一只鸟,把照片发给了关翔宇。关老师看后非常震惊,他判定这是一只勺嘴鹬。他怀着惊喜之情把此信息告诉了很多人,包括国外的一些观鸟爱好者。Yahoo网站也都报道了这条鸟界大新闻,标题就是《北京野鸭湖出现世界极度濒危鸟类勺嘴鹬》。

一段时间后,一位专门研究勺嘴鹬的老师看到这条信息,他给英国的观鸟爱好者发了一封邮件,指出这只鸟不是勺嘴鹬,只是照片拍摄的角度使它很像勺嘴鹬。

得到这一信息关翔宇又去野鸭湖现场观看,推断北大附中学生拍摄到的应该是一只红颈滨鹬。红颈滨鹬是一种尖嘴鸟,喜欢在滩涂上觅食,照片拍摄到的红颈滨鹬正在觅食中,它的嘴两侧应该是对称地各沾了一块泥,使其呈现勺状,也使大家误以为是勺嘴鹬。关翔宇说:“所以有时图片也是会骗人的,鸟在野外也是会‘骗人’的,必须多加辨别。”

朱鹮是种笨鸟,夜莺最低调

关翔宇在10年的观鸟生涯中也见识过鸟类世界的一些奇闻逸事,听他讲述起来颇为传奇。

他在怀柔参加鸳鸯调查时曾见过三只金雕,是两只成年金雕和一只亚成年金雕在一起。中午时关翔宇看到它们在对面山头上活动,附近的几只喜鹊便一直嘎嘎叫着报警。十几分钟后,周边山头突然出现近百只喜鹊,一起冲上去,围着三只金雕飞腾打转,持续了好一会儿,直到这三只金雕飞离山顶。

还有一次关翔宇在野鸭湖的一个泵站附近观鸟,那时他才加入观鸟行列不久,看到了一个至今也未再见的场景。他看到一群喜鹊围成一圈,两只喜鹊在圈子中间打架,两只喜鹊一强一弱。强势的打叼结合,弱势的边躲边闪。而围成圈围观的喜鹊在看到弱势喜鹊躲到圈边时,立刻就会把它轰回去。关翔宇当时觉得“太欺负鸟了!”一腔义愤之心促使他将手里吃剩的苹果核扔了过去,喜鹊们都被吓飞了。随着观鸟经验的增加,关翔宇再回想起这件事时感到,人不应该过多干扰自然动物的行为,当时所为未必正确。

朱鹮是一种很笨的鸟。陕西阳县是我国最早的朱鹮救助基地,也是朱鹮的野放基地。在救助站有很多关于朱鹮的有意思的事。朱鹮是一种常年生活在水边的鸟,按说应该对水非常敏感。但是曾经,一些朱鹮在河道上游涨水时依然闷头觅食,最后被水缓慢地冲到了下游。还有一些朱鹮被救助的原因是被狗咬伤,鸟被狗咬伤在野生鸟类里非常少见,但确实发生在朱鹮的身上。

野生鸟都会对人保有一些警觉性,观鸟时要注意些什么呢?关翔宇告诉大家:“首先一般来说要用到双筒望远镜。如果想走近一点看有很多方法。简单来说,最好不要直对着鸟走过去,可以绕一下,走S形,缓慢地去接近它们。北京的很多公园都适合观鸟,但不建议在鸟类繁殖期进行拍摄,因为如果拍摄鸟巢的话,有可能会造成鸟妈妈弃巢。”

关翔宇喜欢猛禽,他觉得猛禽里体型最大的最厉害,所以特别中意虎头海雕,那是一种橙黄色的壮硕大鸟。

我国有很多羽色特别靓丽的鸟,关翔宇拍过的最喜欢、最靓丽的是绿喉太阳鸟。他回忆:“当它出现在我眼前时,身上的古铜色光泽,红、黄、橙、铜蓝色的搭配艳丽极了,头上和尾上的结构色更是迷人之极。”

鸮类、夜莺、百灵,平时藏在这个树上、农田里,不大容易被发现,非常低调。如果让关翔宇选一种最低调的,那是夜莺。

最不怕人的鸟呢?那不好选。关翔宇说:“其实鸟没有怕人、不怕人的分类,主要在于人类是否对其有过伤害。同一种鸟在不同地方会呈现不同状态,一个地方一直有人捕猎,鸟就会非常怕人。”他在拉萨的一座寺庙外拍到过棕尾虹雉,是尼泊尔国鸟,在我国只分布于西藏、云南等地,终身生活在高原地区,想看它一面极不容易。但在那座寺庙外,人可以在一群棕尾虹雉中随意行动,那是一种和平共处的场景,是自然界最和谐的状态。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图片娱乐资讯 > 新闻 » 关翔宇:为了寻找你 我搬进了鸟的眼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