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盗墓逐渐上道儿 鉴宝还在坑儿里

2020-05-22 12:27:13   编辑: BJ-L057  来源: 北京青年报  

娱乐广播网

 

来源标题:盗墓逐渐上道儿 鉴宝还在坑儿里

国产剧赛场的五月“下半场”稍显萧瑟,几乎没能出现可以整合起大众注意力的“出圈”作品。随着零宣发“裸播”上线越来越成为网剧播出的常态,接档口碑之作《龙岭迷窟》低调上线的《古董局中局2》虽已播出过半,却反响平平、成绩难称理想。尽管延续《怒晴湘西》《龙岭迷窟》盗墓系的经典组合——费振翔导演+管虎监制,但从拍摄时间上看《古董2》应为《龙岭》之前的“试手之作”。

盗墓系和鉴宝系的剧从类型上来看,其实共享着同一套美学风格:文物风水的知识体系、“拟”江湖的派别恩怨,加之以悬念为“钩”的悬疑风格。目前看来,盗墓剧已较成体系。比如《鬼吹灯》系列中:盗墓有发丘、摸金、搬山、卸岭四大学派,“鸡鸣灯灭不摸金”“寻龙分金看缠山,一重缠是一重关”的“缠山”和“关锁”等阴阳八卦形,这些知识几乎伴随着每一部盗墓剧的“复读”而凝结为观众的共识。

相较之下,鉴宝剧对于国产剧观众而言还比较陌生,此前的《黄金瞳》很难说是成功的改编。《古董局中局》系列初步搭建起了相对自洽的世界观:包括围绕古董造假、字画仿冒展开去伪存真的争斗,鉴宝流派五脉——主书画的红门、主木器的青门、主青铜明器的黄门、主瓷器的玄门和主金石玉器的白门。悬丝诊脉、隔空断金、煮浸法、火沁法、钧瓷笔洗等专业性手法也有介绍。

但可惜的是如此操作难免有掉书袋之嫌,就如同中了“我很有知识”的诅咒,情节中大段大段没能“化开”的强行科普,不可避免地会打断原本紧凑的剧情节奏,且不能紧密地和情节发展相捆绑。这一点从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到《古董》系列,原作的“科普”在影视化过程中总有些“水土不服”。悬念的“钩”往往需要观众感同身受主角身上的紧迫感,而每当知识科普出现都会部分地削弱危机感。换句话说,“两张皮”的问题一直未能解决。

一般说来,小说改编影视作品一大忌就是“魔幻改编”。《古董1》改编失败的原因被书粉总结为以下三点:“一是把上世纪80年代的氛围改没了;二是把北京故事的气质改没了;三是人物也写得毫无魅力。”于是,《古董2》老老实实地回到历史现场去还原“现实感”,却又“折”在了“忠于原著”。尤其是药不然从第一部的“贵公子”突然转型为“痞味儿”小伙儿,在前作先入为主的印象下引发了较大的争议。

“忠于原著”难道也会有副作用吗?回到故事本身来说,第二部《古董局中局》由马伯庸缩写同名小说的第二本和第四本组合而成:《清明上河图》鉴墨、《青花瓷》寻瓷。夏雨饰演的主角许愿是北京潘家园小古董店“四悔斋”的老板,也是古董鉴宝界最具权威的“五脉梅花”家族之一许家唯一的传人。为了揪出隐藏在五脉之中的老朝奉造假势力,许愿孤身一人入局、破局。故事以真假《清明上河图》为引子,牵扯出了惊天迷局和上代人的恩怨纠葛。

不同于第一部《古董》的奇幻色彩,费振翔的风格是试着将魔幻的色彩拉回到现实。他选择中规中矩地“忠于原著”,正是在这一点上让第一部的观众感受到极大的不适,因为“忠于原著”便意味着背离前作:《古董1》的改编在角色和情节上都做了不小的改动,以角色带剧情,人物魅力大、角色让人印象深刻,但故事情节和节奏广为诟病;相较之下,《古董2》选择角色服务于情节,难免有将其“工具人”化的嫌疑——剧中角色在当前场景下的“合理”,在下一个环节却可能是脱节的。换言之是以人物的连贯性和完整性为牺牲,于是招致的批评往往是:转折突兀或是人设崩塌。

角色与情节为何在《古董》系列中呈现出不可调和、顾此就难免失彼的矛盾呢?这恐怕与原著直接相关。饱受争议的女性角色黄烟烟,在第二和第四本故事中是被边缘处理的角色。此外,主角许愿在第一部的精明“高大全”式主角、到第二部的突然“降智”,正是原著原本就饱受争议之处。这之间未完成的“成长”,是一次主角试图擦亮“主角光环”,以此体现人物立体性的失败尝试,也是小说给《古董2》埋下的“坑”。没能理顺并打通逻辑的剧作,只能是将“坑”完美地复制到了剧中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剧作之前,《古董局中局》的同名桌游便已流行。游戏分为红黑两个阵营,红方以许愿为代表,家族遭到黑方陷害,想为家族平冤昭雪,以打败黑方为己任。黑方以老朝奉为代表,想统治古玩市场,势力通天,双方谁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,在各种古玩案件里面斗智斗勇。坏人的决定权很弱、好人一方没有“强神”。作为提供开放性故事的结构,《古董》系列具有较强可延展性的世界观,但也极易因影视剧作叙事技巧不足的缺陷而被弱化——矛盾地体现为牺牲人物去“就”情节、或者牺牲情节去“就”人物。

在这个意义上,《古董》这一系列在国产剧一类“中规中矩”但乏善可陈的剧作里极具代表性。在话题型热剧和口碑型佳作之外,有一批国产剧在工业化流水线中加满了附加分:演员起码达到及格线的表演、电影味的影像风格、精致考究的服道化,唯独不会讲故事。雕花精致的佐料,可惜不是正餐。主角光环和情节合理性总是不兼容,进而体现为一种逻辑错配,于是,无论编剧如何努力“端水”、角色间的化学反应总是无法“配平”。

《古董2》中素姐讲一个故事便将许愿带到了“沟”里,这个角色的一句吐槽似乎十分巧妙地印证着现实:“我是一个学生物的,随便看几本大路史料,都能发现你其中的破绽。你说你们这些专业人士,脑子是进了多少水呀。”可惜了,“忠于原著”多少拖累了《古董局中局2》本就平淡的口碑。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图片娱乐资讯 > 新闻 » 盗墓逐渐上道儿 鉴宝还在坑儿里